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茂名大视野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社区广播台

查看: 27|回复: 0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

[复制链接]

363

主题

2415

帖子

7169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169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1.jpg
↑事发废弃金矿洞口。
男子一早进山放牛,临近中午未归,妻、子前去寻找,在废弃金矿坑口内发现其尸体,两人试图抢救时亦双双身亡。2021年7月6日,河南三门峡市陕州区发生一起一家三口中毒身亡事件。当地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三人为“有毒气体中毒(疑似氰化物)”。
红星新闻记者走访发现,当地废弃金矿矿洞内时有盗采现象发生。不法分子盗采时使用剧毒化学品氰化钠“洗洞子”,三人疑因吸入残留毒气致死。
事发后,死者家属同意进行尸体解剖,目前还没有拿到尸检结果。另据当地派出所所长介绍,案件正在调查中,目前已经刑拘数名嫌疑人。
死者鼻孔出血嘴唇发紫,救人者也出现中毒症状
跟往日一样,7月6日一早,李栋良到距离村子2公里外的扎扎沟去“看牛”。55岁的李栋梁是河南省三门峡市陕州区涧里村后河组的养牛大户,2019年还被村里评为致富能手。
进入夏季,李家的19头牛一直在扎扎沟附近放养,李栋梁每日早上会进沟在附近的山上“转转”,以防牛走远或偷吃村民的庄稼。扎扎沟地处秦岭东段支脉,距离三门峡市区50多里,附近有两家金矿公司。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2.jpg
↑救援现场。受访者供图
李栋良同村一李姓村民称,事发当日,自己在邻村干活,12点半左右,有救护车开往涧里村方向并向其问路。该村民1点左右赶到事发现场时,接到报警后的当地派出所民警和村民正在救援。李栋良的妻子刘红峡和大儿子李冲已经被抬到距离洞口三十米远的路上,救援人员正在对李冲进行心脏复苏急救。该村民注意到,34岁的李冲当时嘴唇发青,鼻孔出血。随后,参与救援的四名民警和两名女性村干部出项中毒症状,“派出所的几个人都在吐。”
7月17日下午,通往事发地的路口,警方已拉起警戒线,一辆面包车旁,当地两名村民正在值守。值守村民称,事发后第二天警方即来路口拉了警戒线,“不让人车进出,怕有人中毒。”“当天毒气太大,我们村干部两个,派出所也有三四个人都中毒了。”两名村民介绍,事发时,两人先后赶到现场救援,一位乔姓村民介绍,自己接到村民电话赶到时,救援人员正在对李栋良的妻子刘红峡和大儿子李冲进行“按压”,李冲当时鼻子已经出血,现场气味很大。“我后来站到了上风口,警方人员赶到后封锁了现场。”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3.jpg
↑事发第二天,当地村民在路口值守,禁止人员车辆进入。
李栋良的小儿子李震是事发当天早上11点半左右接到舅舅刘红军的电话。电话中,刘红军告诉他,其父母和哥哥三个人倒在了李栋良平日放牛的扎扎沟。事后,刘红军向李震复述了现场看到的情形。
当日上午10点57分,家在涧里村30多里外的刘红军接到姐姐刘红峡的电话,说姐夫李栋良“在洞里不行了,要把他抬出来。”刘红军随即赶往出事地点。
11点35分左右,刘红军赶到现场发现,姐夫李栋良的摩托车停在事发洞口下面的路上,外甥李冲的车靠在旁边,没有熄火。刘红军回忆,自己爬上斜坡,钻进矿洞,发现姐姐一家三口全部倒在里面。其中姐夫在距离洞口三米远处,头朝外,姐姐和外甥头朝里倒在洞口附近。“我喊他们时,已经没人应声。”
刘红军称,当时洞口的空气里“有股说不出来的味道”。把体重最轻的姐姐背出来后,刘红军已经出现头晕、恶心症状,他想再次进洞背出外甥和姐夫时,已经呼吸急促,体力不支。
李震从自己上班的三门峡市区赶到事发现场时,已是下午一点钟左右。“三辆120,七八个民警都在现场。”李震回忆,看到父母和哥哥三人已无生命体征,自己情绪非常激动。一名民警将其拉到一旁,告诉他,救援人员“能做的都做了,尽力了。”随后,该民警开始呕吐。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4.jpg
↑救援现场。受访者供图
李震说,包括该民警在内的四名民警和参与救援的两名女性村干部因出现中毒症状随后被送医,其余救援人员不敢贸然进洞,下午三点左右,消防人员赶到现场,因洞口太小,救援设备无法进入,将洞口扩宽后,四点左右,父亲的尸体被抬出。
李震介绍,7月6日当天是外婆生日,哥哥李冲事发前日晚上刚从浙江嘉兴回家探亲。当日一早,父亲上山看牛,哥哥前往50多公里外的三门峡市区买回蛋糕后,久等父亲不归,遂开车和母亲上山寻找,不想遭此横祸。
“闹(毒)死过牛不少,死人是头一回”
7月19日下午,在李震及其亲属的带领下,红星新闻记者来到事发地扎扎沟。
由涧里村通往扎扎沟的入口,李栋良生前用四根树干做了一个简易的栅栏。李震介绍,因为只有自己一家在此放牛,为了防止牛跑出,父亲做了栅栏,人和车通过时可以放下树干。
盛夏雨后,扎扎沟两旁的山峦,林木繁盛,植被茂密。失去了主人的牛群正散落在林中各处吃草。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5.jpg
↑事发洞口,李家的牛群仍在附近吃草。
事发洞口沟底的土路和浅坑里,还散落着零星的活性炭颗粒。当地村民介绍,发现活性炭就意味着有人在附近“洗洞子”。利用剧毒化学品氰化钠在废弃金矿坑口非法提金,在当地俗称“洗洞子”。相关资料显示,在洗金过程中,活性炭主要用来吸附溶于氰化钠溶液中的金子。
从沟底上到事发废弃金矿洞口需要爬上一段三十米长的斜坡。斜坡中央,两个高度约一米五的铁皮箱内蓄满了水,一根长长的黑色管子连接着两个铁箱通往洞口。李震介绍,这些铁皮箱是“洗洞子”的人用来放活性炭的,“洗洞”后的溶液流经活性炭,活性炭吸附其中的金子后再进行提炼。
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事发的废弃矿洞,属于大方山金矿、河南中加明科矿业有限公司所有。金矿公司负责人此前接受媒体采访称,当地“洗洞”事件频发,但盗采分子做事隐蔽。每次发现有人“洗洞”,该公司都按例上报。据其介绍,“洗洞”过程简单,把封上的矿洞挖开,然后在洞里铺设管道冲洗矿山,接通发电机,安上水泵,再放上配好的提金药剂。“一般在洞里的低洼处放上活性炭,到时间后把吸附金子的活性炭拿走,一烧金子就出来了。”
事发已经过去13天,事发废弃金矿洞口仍遗留着一截救援时用的黑色带子,水泥砌过后又被敲碎的痕迹清晰可见。站在洞口,洞内有光可见的地方,散落着白色编织袋碎片和数截已经瘪掉的白色软管,一根白色的塑料硬管从洞外伸向洞内深处。
据一位十几年前曾在事发矿洞“干过活”的当地村民介绍,该矿洞为斜井,进洞走10几米远后,斜伸向下,深有150米左右。矿洞废弃后,“下面都是水”。 “平日不放牛的话,没人过去那边。”
李震介绍,除了事发坑洞,沿着扎扎沟往里继续走,山体一侧仍有不少废弃的矿坑,上述白色塑料管即是从山上通过来,“还有数千米长的电线,都被碎石掩盖着。”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6.jpg
↑村名联名的签署的证明。
涧里村5里之外的店子乡,一位与李栋良相熟张姓村民对于一家三口遭遇不幸的事感到震惊。据其介绍,附近矿口之前“闹(毒)死牛不少,死人是头一回。”该村民称,一年前有人到扎扎沟附近的洞口“洗洞子”,其同村村民发现后曾向当地相关部门举报。“今年二三月份的事,当时冰凌还没化,发现了两台抽水机和柴油机,就打电话举报了。政府派人来了后说没有发现。”
涧里村多名村民向记者证实了上述村民的说法,该村过去几年,陆续有牛在废弃矿口附近死亡。一位村民称自己的家养的狗也被发现死在废弃矿坑附近。
至于牛死亡原因是否为氰化物中毒尚未获得证实。一份由三门峡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文书显示,2020年8月,一位刘姓村民报案称自己的牛在废弃矿洞内死亡,怀疑为氰化物中毒。通过对牛肝脏、牛胃内容物和牛死亡处的积水、矿洞内地面积水检验后,未检出氰离子。
疑似氰化物中毒,警方已刑拘数人
7月19日下午,在事发洞口附近,红星新闻记者仍能闻到空气中隐约散发的“气味”。有同行人员因“难以忍受”中途返回。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7.jpg
↑死者李栋良的急救病历。
三门峡市中心医院出具的一份院前急救病历显示:患者李栋良被发现在废弃矿洞中,发现时意识不清,洞口及洞中有大量刺鼻异味,怀疑氰化物中毒,现场警察和群众均有不同程度身体不适,环境不安全。消防人员穿着防护服进洞,转移患者。医务人员及群众、警察均佩戴口罩。患者疑似氰化物中毒,具体情况警察已介入调查。
李冲的急救病历显示,患者在废旧矿洞吸入有害气体后出现呼吸心跳暂停,伴口腔鼻腔少量出血,无大小便失禁。救护车到前已死亡。
当地医院出具的死亡医学证明推断显示,李栋良一家三口死亡原因均为“有毒气体中毒(疑似氰化物)”。
7月17日,参与救援的涧里村村主任张振波告诉红星新闻记者,救援现场的两名女村干部目前身体已经恢复正常。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8.jpg
↑当地警方的立案告知书。
事发后,三名死者的家属提出申请,要求对死亡原因进行鉴定,同意进行尸体解剖。家属称,目前还没有拿到尸检结果。
李震提供的一份立案告知书显示:2021年7月8日陕州区涧里村以其他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一案,我局认为案件事实存在,符合立案条件,现已立案侦查。
7月20上午,红星新闻记者电话联系到涧里村所在地的西张村派出所所长,该王姓所长称,案件正在调查中,目前已经刑拘数名嫌疑人。
致命的毒气:男子废弃金矿洞内身亡,妻儿寻找双双殒命 警方已刑拘数人-9.jpg
↑事发后,当地相关部门联合发布通告严打非法盗采。
事发后,通往涧里村的山道旁,沿途贴有当地警方、自然资源局,应急管理局联合发布的关于严厉打击非法盗采矿产资源违法犯罪活动的通告,通告发布日期为7月13日。
上述曾在当地金矿“干过活”的当地村民称,一些金矿废弃后,对个人来说仍有开挖价值。“‘洗洞子’利润很高。用氰化钠洗过后,再用活性炭吸附金子,七天就会有收益,”该村民称,“一般人买不到氰化钠,干这行的都是外地人,当地人很少参与。虽然风险大,但收益也大。”
一位在涧里水库附近收购药材的当地人称,曾有人以每月一万块钱的工资邀其一起去“洗洞子”,“他说很安全,我听说有毒气,害怕,不敢去。”
源于:红星新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